等等我吧。

前世今生【上?】

☞一个深坑,有点写不下去了,有小可爱来讨论剧情吗?(´;ω;`)呜呜

1
今天长安城的剑仙大人有些不对劲,每天定时打点的酒馆意外的没有得到临幸,让整个酒馆的人都惴惴不安,互相询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元芳,你怎么看?”
狄仁杰用令牌不轻不重地敲击着书案,眸子里有些思索。
“或许是想起来了吧,狄大人…关于当年的那些事。”
“嗯……”
“咚——咚——”清脆的鼓声从院外传来。
狄仁杰缓缓起身,用红色的令牌轻敲了一下李元芳的小脑袋。
“唔!”
“走吧,有人来了。”

2
李白躺在自家小院的梨花树下,一动不动的任由纷纷扬扬的白色花片落在身上,只有嘴角叼着的翠绿树叶在微微晃荡,显示着这人还活着。
“狐死……必守丘!!”
“…狐狸。”
李白眯了眯眼,脑海里又浮现出那天忽然闪现的画面——闪闪的银甲晃得人眯起眼睛,带血的长枪直直捅了过来…心口生疼。
……
你是谁?

3
七月七日七夕佳节,今天的长安城也显得比往日更为热闹。
胭脂水粉的小摊一眼扫去满街都是,更有据说是来自西域的玫瑰花娇艳地斜倚在露水中,等人采颉。
李白饶有兴趣地翻看着手里的烫金红函,嘴角翠绿的叶子一晃一晃的,煞是好看。
“唔……”
李白用手摩挲着署名处京城各大美人儿的名字,连瞟都不瞟周围红红粉粉的书函一眼。
“走吧!”
转头随口吐出嘴里已经含到发酸的树叶,起身轻折了一片新叶塞到嘴角,才晃晃悠悠地向院外走去。

4
“李白哥哥!!”
“太白哥哥!!!”
还没等李白走进雅间里,早就被里面的人儿发现了,娇滴滴的声音此起彼伏,吵得韩信皱起了眉。
“哟,韩将军也在?”
李白轻巧地跨过门槛,像只狐狸一样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才抬起头就有一张讨人嫌的面孔映入眼帘——韩.扎着个马尾装哔老是抢我野(魔种)的.信小贱人,啧。
韩信挑了挑眉,举起面前的清酒轻抿一口,抬起头敛了眸子张扬地看向来人,身后火红的发丝在空中晃荡了两下。
“怎的,剑仙大人是对韩某在这里有什么不满吗?”
“这倒是没有,就是好奇韩将军什么时候也喜欢来这些附庸风雅的酒会了?”
李白断然无视了韩信挑衅的目光,抬手拨了拨嘴角的青叶,欺身倚靠在门框上,也不入座,龋齿撕磨着叶根,硬是挤出了些酸涩的汁水才缓缓开口说着。
“是妲己把韩信哥哥请来的,若是哥哥感到不适,那全是妲己的错。”
妲己娇柔的声音倏地打破了僵化的气氛,棕色的大尾巴有些委屈的在身后一晃一晃的,粉红色的眸子有些水汽弥漫,让人舍不得怪罪。
“……”
“……”
李白松了松神色,随手把嚼烂的叶子丢在地上,起身信步走到韩信旁边拉开唯一剩下的雕花木椅,瞥都不瞥身旁的人一眼便潇洒地坐了。
“怎么会是妲己妹妹的错呢,是太白唐突了。”

评论
热度(22)

© 仿惘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