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我吧。

梦微之

>废稿
>少林(玄寂)x暗香(顾不复)

夜深霜冷,眼前客栈堂前的烛火终于在老板的轻喝声中被吹灭,只剩二楼正中的雕花木窗里还透着光亮。顾不复揭了下颧骨上阖的玄铁面具——布条在脑后紧箍无法拽动时,面具也只能拉开小指宽的缝隙。确保了面具的稳固,他抬手把面具重新覆回面上,喉咙不自觉的吞咽来缓解蹲守了三个时辰的疲惫。

好在这一切马上就要结束了。

顾不复抬头望向二楼的灯光,桌上的油灯到了三更仍旧坚韧的不肯熄灭,可窗纸上没有人影浮动,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从此间发出。他有些迟疑,毕竟光亮下身影总是更容易暴露,但现下已经是最好的时辰了,再拖难免会有意外发生。

顾不复下定决心,勾着腰微微起身,半屈的腿弯猛地一使力,像一只暗鸦从空中一闪而过,凭着过硬的轻功愣是没发出半点声响地落在屋顶。

他抬脚熟稔地交替踩在瓦片正中,悄然接近着目的地。月华泠泠,繁星点微光,微弱的风吹拂着树梢,黄叶将落未落,暖黄灯光映照着的雕花窗似乎动了动。

小楼一共两层,一楼供人吃食,厨房后还有几间厢房给掌柜的和小厮休憩。二楼则是给客人住宿的厢房,拢共只有八间,但因为不在什么富庶之地,所以常常住不满人。每间房规格相似,朝外有一扇雕花木窗,除了门也就这么一个入口能够进到房内。

顾不复俯身脚尖落在窗檐上,刚挑开木窗准备跃进去,耳边却倏地传来一个男声,“施主。”

他快要跨进去的腿只得尴尬地僵在半空,抿唇扭头回看,只觉来者不善。

隔壁的窗不知何时打了开来,油灯被忽然窜进来的风扑来扑去,烛光闪动。窗边站着个和尚,从上俯看,宽大的帽檐挡住了脸,只能从打扮望出是个少林的武僧。

顾不复捱了下脸上面具,腿重新收落窗檐上,冷声开口:“何事?”

一边问询,顾不复却已把手覆在腰间弯刀柄上,提防着人随时发难。

“世人活着已是不易,放那位施主一命可否?”和尚抬手指尖向着半开的窗里指了指,稍作示意,便又收手在胸前双手合十。

顾不复只觉好笑,这秃驴觉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可又怎知救下的不是那人中恶鬼呢?

“我就要杀他,你当如何?”

溜去重写开头,可能明年写完吧(bushi

评论
热度(10)

© 仿惘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