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我吧。

嘉金【花吐症】

宣夜爸爸我爱你!!!!!!!

Acedia宣夜:

给帅无爸爸的一篇文√ @(*꒦ິ⌓꒦ີ)


副cp一大堆,注意避雷


OOC有,私设有,文笔渣,全是糖


还有一部分cp都是一句话带过


吃我邪教!


然后感谢〔七创社〕!感谢官方爸爸!


part'1


凹凸大赛在不知不觉中接近尾声。


在实力与实力的角逐中,死亡的人不计其数。


当然幸存者也不完全都是强者,也有被强者所庇护的人,更有原力技能过于奇怪让大家难以接近的弱者。


最后的胜者不一定是最强大的。


这是丹尼尔对大家的鼓励。


然而正因为大赛中出现了最后一种人,其中一位的原力技能就是可以随心所欲的制造病症,【花吐】便开始在大赛中蔓延开来。


大部分人都因为病症的制约性死去了。


死者要么是恋人已故,要么是无法察觉喜爱的人究竟是谁。当然也有成功治愈的例子,只是屈指可数罢了。


病毒的传染并不会因为是强者便避开。


嘉德罗斯也明确知道这一点,他吐出了嘴里最后一片黑色花瓣后,扛着大罗神通棍继续带领雷德和祖玛走向下一处狩猎点。


part'2


金在大家眼里就像是一个笨蛋一样。


可是奇怪之处就在于,冒冒失失的他并没有感染花吐。


嘉德罗斯知道这点以后,嘴角扬起了细微的弧度。


他已经明确察觉到自己对那个渣渣别样的感情了。


“嘉德罗斯大人,如果您想要继续在这个比赛中游刃有余的战斗下去,请务必让我和雷德找到解救的方法。”蒙特祖玛毕恭毕敬向嘉德罗斯说着,语气依旧冷冷的却含有一丝担忧。


“哼,除了那个愚蠢的办法还能怎样。”嘉德罗斯不屑的笑了一下,却又一下子咳了起来。


雷德有些呆呆的望着他。


嘉德罗斯大人已经逞强了一周了。


如果再不找到那个人的话……祖玛暗暗握紧了拳头。


可嘉德罗斯究竟在顾虑些什么。


她和雷德都没有知道。


part'3


大赛中出现的成功治愈的例子开始增多。


像格瑞和雷狮。【雷瑞】【吃我邪教】


或者安迷修和卡米尔。【安卡】【再吃我邪教】


再有帕洛斯和佩利。【帕佩】


就连雷德和祖玛也被治愈了。【雷祖】


嘉德罗斯只是在远远的注视着那个金发的小子。


也许……等不了了。


他在雷德那里得到金也被感染的消息,紧张的不得了,却四处也找不到他。


“渣渣,躲哪去了?”


他故意大声抱怨着,想像从前那样等着被金发的小子偷袭失败,然后不管年龄差距直接扑地上让他道歉。可是现在,嘉德罗斯周围安安静静的,连第二个人的呼吸声都没有。


他突然有点头晕目眩。


跑哪去了?


part'4


也许是花吐症的影响过大,嘉德罗斯竟没有挡住那几个参赛者的袭击。


他看着自己的胳膊掉下去一只,随即又自动复位。


对方似乎有些吃惊,不过还是迅速发现了他的弱点——他们其中有一位拿刀刺向了他的心脏,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面前有一个金色的影子用自己的原力技能帮自己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


“矢量坚盾!”


嘉德罗斯毫无征兆的倒在了地上。


迷迷糊糊中,他看见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人。


“渣渣……”


“害我好找……”


笑容比午后的阳光更加灿烂。


part'6


嘉德罗斯在黑暗中听见有人在喊他。


那声音很熟悉,是稚嫩的孩童音还带了些紧张。


是他最喜欢的声音。


“螺丝螺丝螺丝螺丝……”


“嘉九岁……九岁儿童……”


“你醒醒啊我害怕……”


“快点起来啊……咳咳……”


听见咳嗽声他立刻睁开了那双金色的眼睛,努力适应着黑暗。


身旁那个人急急忙忙背过身去,却被他一把拉住。拉扯中,他的嘴唇触到了一片花瓣。


大把大把的花瓣开始徐徐飘落,有一部分撒在了嘉德罗斯身上。


凭着高超的夜视能力,他看清了那些脆弱到不行的花瓣。


“喂,渣渣。”他开口询问,“这是……风铃草【微科普:花语是永远的羁绊】?”


金小心翼翼应了一声:“嗯。”


“你也感染了花吐症?”明知故问。嘉德罗斯在心里狠狠地嘲讽自己。


“嗯……”


金慢慢的蹲了下去,他不习惯俯视那位金发的王者。


嘉德罗斯半跪半坐在他旁边,紧紧的把他搂入怀中。


“告诉我,你喜欢谁。”


声音有些微不可查的颤抖。


“我……我不知道……”


金染上了哭腔。


“……渣渣,把头抬起来。”


嘉德罗斯直接伸手挑起他的下巴,在金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堵住了他的嘴巴。


空气仿佛因此凝固了。


嘉德罗斯贪婪的攫取金的气息,舌头互相纠缠着,在金的口腔中摸索着每一处角落。金被他吻的有些喘不过气,双手却还是紧紧箍住身前的人,不想脱离。良久,金才又呼吸到了新鲜空气。


随即嘉德罗斯附下身去,呕出大堆大堆的花瓣。


金色的花瓣。


金色花,那颜色真是如同金一般耀眼。


两人都狼狈不堪的站了起来,嘉德罗斯一把揪住金不让他逃跑。


“喂——渣渣。你喜欢我?”


“嘉、嘉德罗斯……”


“刚刚一口一个‘嘉九岁’喊的挺欢啊,渣渣。”


“嘿嘿……原来你没睡着啊,不是被我吵醒的……”


“嘁……蠢货。”


part'7


“嘉德罗斯,我喜欢你!”


金赖在嘉德罗斯怀里时,突然这样说到。


嘉德罗斯微微一愣,只是轻哼一声,转过头去掩饰自己不断升温的脸。


“你是不是很早就喜欢我呀螺丝?”


“我对你这种渣渣不感兴趣,因为病症勉为其难答应你而已。别得寸进尺。”


金捂着嘴笑了。


“我等你长大哟,嘉九岁。”


他抬头看向那个金色的身影,比阳光更加温暖,比金色花更加耀眼,比星辰更加迷人的金色身影。


世间无人有比您更为摧残的亮光,我愿俯首躬身待您成长加冕为王。



END


p我他妈又在乱写了……

评论(1)
热度(83)

© 仿惘否 | Powered by LOFTER